有呢條疤才是完整的我 | 東網

22 Mar 2020

2歲罹患脊椎肌肉萎縮症,何宛淇的生活從此離不開輪椅,天性樂觀的她不怕前路有多少困難,但就最怕被人看扁:「掉了物品要人幫忙拾起,扭毛巾又扭不出水,覺得自己一無是處,少少事都做不好。也許是因為這個身體缺陷,我想用自己的能力去做好每一件事,不想因為我是傷殘、不能走路,就被界定我是沒有用,一定要人幫。」她幸運地找到硬地滾球去證明自己,而再次取得奧運資格說明了她的實力,即使天大的難關對她而言也只是「小小苦楚等於激勵」。//......